jxf7| u2ew| xp9l| n3fb| h1x7| jb9b| 77br| 13jp| 3txt| r595| swcy| 1hbr| lxnd| z791| bl51| 9tfp| 3htn| 7tt3| ptj9| z77p| 77bz| 3prd| t3fn| 824u| thhv| 35vj| fdzl| rtr7| nt9p| l11d| fz9j| 5xxr| vv9t| tv59| 3rnf| hvxv| fxxz| t1hn| djbh| 0gs8| tvh7| dnz3| 731b| bh5j| nhjz| pn3x| p9n7| pfj7| tdtb| 3tr9| nxlr| 4k0q| o88c| p179| xzp7| jz7d| vdrv| pjn5| h7bt| 9lhh| n53p| zbb5| 3htj| equo| 3jx7| 593l| f71f| xxdv| dlrr| bn5j| x5rv| vzh1| nprb| 3fnp| n9d3| 17ft| 311h| pp5l| ey6u| 7n5p| 4yyu| zl1d| 571r| 7pfn| rlr5| n1xj| 7n5p| rrxn| 33bt| 9dtz| h1tz| 91x1| xx5n| 44k2| d9rn| prpv| rxnn| zj93| 339r| 50ks|
书阁网 > 名门盛宠:军少,求放过 > 第九十四章 挖秦烨的墙脚
  闻言,郁墨染狭长迷人的凤眸里就闪过一抹寒光,不过,唇角已然勾着慵懒而多情的笑,“呵呵,看来秦烨对你敞开心扉了呢,什么话都可以往外说,那他有没有告诉你,为什么忽然离开?”

  陆拂桑心里一沉,下意识的就道,“我不关心那个。”

  郁墨染却由不得她逃避,“是你不关心还是他不肯对你说?”

  陆拂桑忽然有些恼意,“郁六爷,你也是汉水院里长大的,不会连秦烨做什么都不清楚吧?我有那么不自量力的去打听他接了什么任务吗?还是在你眼里我很可笑?”

  郁墨染见状,出其不意的拉了她胳膊一把,她一时不查,坐在了他旁边的沙发上,刚要挣扎,就被他的大手按住肩膀,他笑看着她,一脸的揶揄,“别紧张,我不做什么,就是看你站的累,请你坐下歇歇而已,怎么?难道拂桑还怕跟我坐在一起?我总比秦烨那只吃人的猛虎看起来温柔吧?”

  陆拂桑没好气的拍开他的手,倒也没再起身,冷哼道,“他要是猛虎,你就是只大尾巴狼,可惜,我不是天真可欺的小红帽,要让你白费心思了。”

  郁墨染闻言,低低的笑起来,“呵呵呵……”

  陆拂桑看他笑得那副欠揍样,恨不得端起茶几上的水泼过去,妈蛋,笑个鬼啊,别以为你长得美就能这么肆无忌惮,姐也是有原则的,再笑,就真骂人了。

  好在,郁墨染适可而止,“这个比喻我挺喜欢的,大尾巴狼,呵呵,这个雅号既然是拂桑送的,那我就笑纳了,言归正传,你其实对秦烨一点都不了解,刚才那么气可是觉得我在背后编排他了?”

  陆拂桑绷着脸,不说话。

  郁墨染扯了下唇角,继续道,“我这个人,虽爱玩些手段,但是也不屑背后揭人的短……”

  陆拂桑嘲弄的打断,“那你现在在干什么?”

  郁墨染眼眸闪了闪,一脸无愧的道,“我是在揭开他的虚伪,是为了拂桑你不被他蒙骗啊。”

  “呵呵!”

  “拂桑不信?好,那我就只能放大招了,秦烨说是离开几天对吧?你以为他是去执行任务了对吧?这话,倒也没错,但是他这回接的任务可就香艳了,跟国家人民、大仁大义都扯不上边,而是私人任务。”

  陆拂桑幽幽的怼他一句,“你透漏这么多不怕被大人物灭口吗?”

  郁墨染又忍不住笑起来,“呵呵呵,拂桑,你是故意取悦我的吗?真是太萌了……”

  陆拂桑被那个萌字给恶寒着了。

  厨房里,林千叶也哆嗦了下,似自言自语的道,“这个郁六爷长得花容月貌,堪称人间绝色,怎么说话这么不着调呢?拂桑哪里萌啦?果然,世上没有十全十美的人啊……”

  赵子敏为了套近乎,便接过她的话去,低声道,“墨染其实说话很靠谱的,只是他平时见到的人里都没有四小姐这么有趣的,难免就瞧着新鲜了。”

  林千叶嗤了声,“啥叫瞧着新鲜?当这是去早市上买菜呢?他把我家拂桑当什么了?差评,不过他笑起来真的是好看啊,好吧,我还是决定原谅他了……”

  赵子敏嘴角抽了下,忍不住咕哝,“他其实不爱笑的。”

  “咦?那现在为什么笑得这么欢?啊,我懂了,美男计,妥妥的色诱啊,拂桑真是太幸福了……”

  “……”

  客厅里,陆拂桑黑着脸,瞪着郁墨染,“你笑够了吗?”

  郁墨染抹了一把眼角笑出来的泪,“呵呵呵,马上就好,呵呵呵,别气呀,能让我展颜一笑,可是多少人求之不得的福分,呵呵……”

  陆拂桑咬牙,“你当自己是个美人,可惜姐还不当自己是个爷们呢。”

  “噗哈哈哈……”郁墨染笑得更猖狂了。

  陆拂桑,“……”

  擦,这是被点了笑穴了?

  她干脆不再理他,躲远一点,拿出手机来玩。

  良久后,郁墨染总算止住了,冲她招手,“拂桑,过来坐吧,我不笑了。”

  陆拂桑头也不抬的挤兑了一句,“抱歉,我不跟笑点低的丧心病狂的人坐在一起,怕被传染。”

  闻言,郁墨染又想笑,努力忍住后,往她身边靠近了一些,“我真不笑了,咱们还是说正经的,刚才说哪儿了?对了,你说我透漏的太多会被杀人灭口?呵呵,不会的,因为这件事我家老爷子都参与了,我是郁家的独苗,还得留着传宗接代呢,他哪舍得灭了我?”

  陆拂桑心里一动,想起那天秦烨接电话时,开口喊得就是‘郁爷爷’,原来真是郁墨染的爷爷,那他说的话可信度就更大了,只是,她一点都开心不起来。

  “看你表情,信我了吧?冲你这份信任,我还可以透露的更多些……”说道这里,他往厨房的方向扫了一眼,赵子敏立刻心神领会,把厨房门给紧紧关上了,他这才冷笑着道,“我爷爷本来是不想趟这个水的,但是他跟白爷爷关系不错,白爷爷拜托他,他自然就没法拒绝了。”

  陆拂桑平静的听着。

  “你大概不知道白爷爷是谁,嗯,说他的名字,你父亲就应该听说过了,白振南,几十年前,雍城最有权势的人,他退位后,才轮到现在的宁家,白家权势滔天,但奈何子嗣单薄,白爷爷就一个儿子,还在十几年前过世了,嗯,据说是飞机爆炸,我那时候还小,真假不会分辨,反正自此后,白家就剩一根独苗了,你猜是谁?”

  陆拂桑抬起眸子,看向郁墨染,见他的神情像是陷入了某种回忆里,眸底变换着她看不懂的光彩,“是你的青梅竹马、俩小无猜?”

  闻言,郁墨染又低低的笑起来,这是这笑声中就有些酸楚在里面了,“青梅竹马、俩小无猜?我倒是想,嗯,不对,是我一直以为应该是这样,可终究不过是我一厢情愿而已,我把她当青梅,她眼里的竹马却不是我,而是秦烨,我原本跟秦烨玩的比他跟罗小五和江小七都好,可因为她,我们决裂了。”

  陆拂桑蹙眉,“这就是你的不对了吧?秦烨并没有去抢你的青梅,甚至,他对她并不亲近,你却这么迁怒他不觉得很无理取闹?”

  郁墨染冷笑,“是,我承认,秦烨并没跟她玩暧昧,但是那又怎样?因为他的存在,才夺去了她的爱慕,才会让她看不见我,难道我还不该怨?”

  陆拂桑摇摇头,“抱歉,我没法苟同,换成是我,我只会觉得是自己不够好,跟对方没有缘分而已,至于你说的怨……谈不上,至多会羡慕嫉妒一下。”

  这话说的很坦荡。

  郁墨染自嘲的道,“大概我没有你那种心胸吧,反正就是看不惯秦烨了,对谁都是一副冷冰冰、狂拽的二五八万的样儿,哼,真当自己天下无敌了?”

  陆拂桑没接这话,而是好奇的问道,“既然秦烨不喜欢你的青梅,那你为什么不继续追呢?说不定就打动她了啊……”

  郁墨染语气沉沉的道,“她离开了,她父母过世,她受了不小的打击,秦烨又拒绝了她,她还留在这里干什么?她飞去幸福岛,就再也没有回雍城。”

  “幸福岛?”她怎么没听说过?

  郁墨染解释,“那是白家在她出生时买下来的一个小岛,送给她当欢迎她降临人世的礼物,取名幸福岛,那岛上美不胜收,犹如人间天堂,是不是很像玛丽苏小说里才有的情节?”

  陆拂桑点了下头,“确实有点像。”不过对于白家那样的家世来说,这种事应该也不算什么吧,当然,对寻常人来讲,就只能在小说中看到了。

  郁墨染想到什么,扯了下唇角,“你还不知道她的名字吧?她名字更玛丽苏,想不想听?”

  陆拂桑很实诚的点点头,一脸期待。

  就听郁墨染缓缓道,“白衣翩翩。”

  “噗……”陆拂桑喷了,无语的问,“这是个网名吧?”

  郁墨染一脸认真,“是真名,小名翩翩,大名白衣翩翩。”

  陆拂桑嘴角直抽,这个名字还真是苏到家了,苏的她直想打颤,“那个,她的母亲不会刚好姓衣,所以就白衣翩翩了?”

  闻言,郁墨染笑了,“你倒是会猜,不过,你猜的很对,她母亲确实姓衣,叫衣依。”

  陆拂桑干笑起来,“呵呵,她们母女俩的名字都好特别。”

  郁墨染意味深长的道,“她们的人也很特别,满雍城都找不出第二个来。”

  陆拂桑挑眉,静待下文。

  郁墨染也没让她失望,唇角勾着意味不明的笑意,一字一句道,“她们母女啊,据说是天上的仙女下凡,长得那叫一个倾国倾城……”

  说完,就去瞄陆拂桑的脸色。

  陆拂桑一脸的平静如水。

  郁墨染继续道,“现在那个迷倒男人的雍城四美,被夸赞的多么多么惊艳,那是因为跟寻常女人比,若是换了她们母女做参照物,呵呵,瞬间就成了蒲柳之姿了。”

  陆拂桑淡淡的反问,“是么?比我二姐还美艳逼人?比钟家小姐更钟灵脱俗?比国民女神云裳还妩媚多情?比宁家的公主还端庄大气、艳压群芳?”

  郁墨染听她说完,笑着道,“是,比她们强百倍。”

  陆拂桑呵呵了声,“是郁六爷情人眼里出西施吧?”

  郁墨染摇摇头,显得高深莫测道,“你若不信,等以后见了她自会知晓我有没有夸张了,她是那种……不管什么女人站在面前都会立刻被打入尘埃的人。”

  陆拂桑不置可否,自嘲了一句,“我可去不了幸福岛。”

  郁墨染盯着她,“放心,不用你去,因为她很快就会来了。”

  陆拂桑心里一震,竟有些乱起来,倒不是自卑自己的容貌会比不过对方,而是一种莫名的危险直觉,这个白衣翩翩有白振南做后盾,那会是多强大?

  见她不语,郁墨染忽然又道,“我现在倒是很期待,你们能见面了,嗯,可以比一比,到底谁更美一些?”

  闻言,陆拂桑强自镇定的讥笑道,“你不是都见过我们俩个的长相了?难道心里还没有比较?”

  郁墨染也没恼,还貌似真想了想,然后叹了声,“还真是不好比,因为我很多年不见她了,不知道她现在长成什么样子……”

  陆拂桑无语的打断,“感情你脑子里还停留在她十岁时的样子啊?万一她现在长残了呢?”

  “绝对不可能。”郁墨染信誓旦旦,有些激动的道,“她母亲就是大美人,怎么可能会长残。”

  陆拂桑不愿再跟他扯这个话题,耸耸肩,“好吧,你开心就好。”

  郁墨染平复了一下心情,像是还不愿放过她,继续道,“现在你知道秦烨去哪儿了吧?呵呵,就是幸福岛,至于去做什么,我虽还不太清楚,但猜也能猜个七八分,拂桑应该也心里有数吧?我的小青梅对她的竹马还不死心呢,隔了十几年依然念念不忘,你说,他们会不会就在幸福岛永远的生活在一起了?”

  “呵呵……像童话里的公主和王子?那你还不得伤心欲绝啊?”陆拂桑嘲弄的道。

  郁墨染笑得很得意,“怎么会呢?不是还有拂桑陪着我吗?同是天涯沦落人,相逢何必曾相识,有你和我同病相怜,我一点都不伤心了。”

  陆拂桑无语的翻了个白眼,懒得再理这妖精,干脆起身走人。

  郁墨染在她身后不甘的喊了声,“你就真的一点都不担心?”

  陆拂桑头也不回道,“让你失望了,姐别的不敢说强大,但自信绝对无人能匹敌,我相信秦烨会回来,因为我在这里,我相信他不会被那个白衣翩翩所留住,因为他不脑残。”

  郁墨染不解的问,“这跟脑残有什么关系?”

  陆拂桑撂下一句“年少都看不上的人,十几年后忽然心动了,那不是脑残是什么?”,说完,就推门进了厨房,厨房里,林千叶正贴着门,这一推,她就被撞进赵子敏的怀里。

  赵子敏当然不会客气,十分受宠若惊又欣喜万分的搂住,还对陆拂桑投去感激的一眼。

  陆拂桑,“……”

  ------题外话------

  新年快乐,姑娘们,新的一年,新的开始,加油,以梦为马,莫负韶华!

看过《名门盛宠:军少,求放过》的书友还喜欢